文学评论网站:http://wxpl.qikan.com

文学评论2012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编后记

字体:



  朱立元捍卫“文学是人学”之说,举出李白笔下“大鹏”的例子。神鸟并非自然界的飞禽,只是诗人的寄托与自喻。这涉及到比“人学”更有趣的话题。宇文所安在论述李白时写道:“他只写一个巨大的‘我’,——我怎么样,我像什么,我说什么和做什么。他对外部世界几乎全不在意,除了可以放头巾的支挂物”(指《夏日山中》的“脱巾挂石壁”)。“巨大的‘我’”与“有我之境”(“以我观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彩”)是否有所关联?如何评价大量美化自我的借物明志之作?

  其实海外汉学的意义还没有充分挖掘,仅仅以受害者的心态关注所谓关于中国的套话远远不够。李白自以为不得志,真让“谪仙”施展抱负,那么公款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文学评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